私下交易增多

2021-01-30 08:47

一批鸡从买回鸡苗到出栏,一般是两个月,饲料加上疫苗,一斤鸡成本要4.8元左右,鸡一天天长大,越往后,越容易吃得多长得慢。

尽管媒体一再辟谣,但吃鸡的人还是越来越少。李叶青坚持认为,禽流感不是鸡的错,“我们是和鸡最亲密接触的人了吧,全国看看,有没有养鸡户得禽流感的?”

每天都是无目的的等待,从心存希望到心灰意冷。到现在,还有5000只鸡已经长了70多天,依旧在笼中。如果再过10天还卖不出去,家底就要赔光了,“长到85天以后的鸡,4斤多料才能长一斤肉,喂了就是赔”。

一般情况下,如果家禽遭到扑杀,政府会给予一定补贴。可量价齐跌的亏损,养殖户只能自己咬牙扛着,即使有政府的一些补贴,也只能弥补一部分的损失。而且对于生产鸡苗的企业,并没有纳入补贴范畴,一次疫情,都是几十万上百万地赔。说到底,“家有万贯,带毛的不算”。

“养殖就和赌博一样。”张瑞说,养鸡这些年,遭遇了“非典”,还有两次禽流感。

5月初,就是张瑞找了关系,把一大批商户的鸡,运到山东屠宰,才挽救了一部分损失。

49岁的养鸡户李叶青,两个月来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新闻。

李叶青买鸡苗的“上家”是张瑞。这个从1980年起就开始做养鸡生意的女人,30多年来对行情摸得透透的。

张瑞学会了钻一点空子,不坐以待毙。本地没有市场,她就在禽流感松动的5月,把鸡苗运往东北。“市场有大量刚性需求,很多人只能私下运。”而相关部门有时会默认这种交易,只是在想起来的时候要一笔罚款。

为了让鸡“长慢点”,他不得不少喂点饲料,夜里有时候也不添食。到5月初,他找到了当初供应鸡苗的某公司负责人张瑞,让她“想想办法”。张瑞终于联系了几辆车,把李叶青的鸡收走了5000只,两块八一斤,这些鸡直接被送到屠宰场。

李叶青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小鸡苗上。已进入6月,一个多月后,这些小鸡就要出栏了。也许到那时候,这批鸡正能赶上行情,卖个好价钱。禽流感应急响应虽然终止,但他们往年一年套养八九批的行情今年却再也不可能有了。有人盛传入秋以后禽蛋价格会大涨,但经历了这么一遭,不管到时候是涨价还是有其他意外,他的心已经有点“百毒不侵”了。

两个月来,日子过得漫长而焦急,夫妇俩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院子里,互相安慰。黄狗叫一声,就跑出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来了。

根据以往经验,李叶青寄希望于4月底解禁,他以为禽流感疫情不会超过1个月,随着夏天的来临,害怕高温的这类病毒自然会消失。然而,5月眼看已到,外地还传来确诊的病例——他发现,这次有点遥遥无期。

禽流感的消息传来后,变化非常明显。4月1日起,平时村里络绎不绝的收鸡小贩渐渐稀少,平时整车拉鸡,现在只能卖几只。到4月14日,河南发生禽流感病例,买鸡的人从此绝迹。

禽流感的“板子”打到鸡身上,让众多养鸡户很“受伤”。张瑞也在思考:禽流感很可能是鸟类身上的病毒,最终被误伤的却是鸡,什么时候老百姓能更科学地看待这些?我们能否建立专业的屠宰场,在“非常时期”能够更好地处理这些鸡,把养殖户的损失降到最低?一旦警情解除,能否尽快把相关检疫证明办下来?毕竟市场有大量刚性需求,私下交易增多,只会加大管理难度。除了上述问题,宫桂芬与众多养殖户有着一样的猜测:今秋禽蛋类价格可能会大涨。

郑凤仙四处联络,得到的消息是:根本就没人要。4月15日,郑州市下文正式关闭活禽交易市场,当时李叶青脑子里只有一个词:完了。

5月10日,首先发现确诊病例的上海,宣布终止禽流感应急响应。5月中旬,尽管郑州仍无市场,但嗅到气息的李叶青依旧购了一批新鸡苗。他像宝贝一样对待这些小鸡,等着它们长大。

但眼看着村子里的养鸡场渐渐撑不下去了,一天的饲料钱就要几千块,鸡一只也卖不出去。村里陆续有人丢下养鸡场,去种菜或者打工。李叶青有个朋友养了十几年鸡,遭遇过“非典”和2005年的禽流感,都坚持下来了,但这次,朋友说心灰意冷,彻底不干了,操心、费神,一下子就能赔得干净。就李叶青知道的,10家养鸡场就倒闭了4家。

终于等到5月30日,河南省卫生厅应急办表示,河南已于5月28日终止了禽流感应急响应,相关防控工作转入常态化管理。

在禽流感最严重的时候,张瑞曾经把几十万只鸡苗,绞碎送到狐狸厂。这次禽流感,也让她的客户锐减。

李叶青联系了电视台,对着镜头讲了养鸡户的困难,再说一遍吃鸡没啥问题,但播出了几天,鸡依旧在笼里。

这让李叶青非常高兴,又跑去给他的鸡添了回食儿。他的养鸡场有两个大鸡舍,一个养着早已“成年”的鸡,一个是刚买回来十几天的小鸡。李叶青的养鸡场,在郑州市大河路岗李村。如今的岗李村,养鸡场集中的地方,不少鸡舍却关着门。

郑凤仙天天祈祷,盼着鸡能卖出去,盼着价格涨一点,哪怕是5块钱一斤呢。

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。大多数时候,不怕吃苦的养鸡户们,更愿意“光明正大”地做生意。

5月28日,传来的是好消息,政府要给养殖户补贴,每只肉禽补贴一元。这笔钱虽然和他们赔的没法比,但好歹是个安慰。

明知道这个价格卖出去,一斤就要赔两块多,李叶青还是赶紧给卖了,4万多元赔出去,心里总算还有点安慰。卖了确实赔,但不卖只会赔得更惨。附近有人嫌便宜没卖,到后来价格已经跌到了两块五。

郑凤仙开始频繁接打电话,按照要求找各种相关票据。当初有一批鸡运得匆忙,很难拿出原始发票,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补贴。

李叶青不想放弃,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年龄,不养鸡还能干啥,他开始想尽各种办法苦撑。

他们不知道,在他们焦急等待的这段时间,全国的养鸡户和他们都差不多。中国畜牧业协会副秘书长兼禽业分会秘书长宫桂芬介绍,养鸡业整个产业链处于停滞状态,一天损失将近10个亿,总体损失将近400亿,而种鸡也在大量减少。禽流感阴影迟早都会过去,但肉鸡养殖在遭受重创后还要付出高昂的时间成本。